《“皖派”学术与传承》简介
来源:暂无 发布时间:2013-06-18 点击次数:

《“皖派”学术与传承》是我校徽学研究中心徐道彬副研究员撰写,并由黄山书社于2012年3月出版。

自南宋以后,徽州大儒称名于天下,从朱熹、朱升到戴震,以及由宋明理学而至清代考据学,都突显出徽州作为中国传统学术文化的主要载体和典范区域。尤其引人瞩目的是清代的江永、戴震等一批经学家,在治学方法上注重从文字训诂和经史考证入手,“以词通道”,渐次进入思想义理的探讨,淹博识断,守正出新,形成了一种独具特色的“皖派”学术,成为清代学术的中坚力量和杰出代表。《“皖派”学术与传承》一书便是针对此一现象进行挖掘、梳理和总结的一部重要学术著作。该书上篇题为“徽州学者与清代学风”,作者从数量庞大的历史文献中钩稽排比,发掘和梳理出徽州特殊的地域环境和历史变迁的渊源脉络,通过对风土人情的揭示、人文学风的群体分析、师承渊源和个人学术特色与影响诸方面的剖析与总结,理清了“皖派”学者在本土以及旅居之地的形成与传播,也对徽州学者在“西学东渐”时期的应对态度做了较为深入而具体的展示。该书下篇为“‘皖派’学术在江南的传承”,选取江南地区十几位杰出学者及其代表著述做为研究对象和突破点,在宏观背景下展开微观的深入研究。通过对段玉裁《说文解字注》、王念孙《广雅疏证》、王引之《经传释词》、焦循《孟子正义》、刘宝楠《论语正义》、钱绎《方言笺疏》、朱彬《礼记训纂》、汪中《大戴礼记正误》、江藩《戴氏考工车制图翼》、阮元《经籍纂诂》等著作的深入剖析与总结,理清了江永、戴震、程瑶田、金榜、凌廷堪、“绩溪三胡”之学的接续与弘扬,凸显了乾嘉学者群体对“皖派”学术的传承脉络。

明清时期的皖南地区创造了经济和文化的辉煌,“商成帮,学成派”是对皖南徽州区域文化的很好概括,认真总结徽州经济与学术的传播有着深化学术和启示现实的双重意义。该书围绕明清时期皖派学术的传播线索,揭示徽州学术由“小徽州”到“大徽州”的扩散轨迹,拓展和加深徽学的研究视域,也对中国古代学术发展历程中的整理和总结阶段做了专门而且深入的研究。同时,在地域文化研究上,该书不仅能够在某种程度上促进思想文化建设,也能够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山上看风景,山下论文化”,在一定意义上还可以为重振皖派学术雄风,为安徽经济和社会发展作出更多的宣传和服务工作。

《“皖派”学术与传承》出版以后,在一年时间内既已售罄,其读者之众与影响之广,自不待言,因此出版社也预先与作者商定修订再版事宜。在众多的读者中,已有数位学者写了书评,在评定得失中多有谬奖。如洪永平先生的《拓展徽学视域  凸显乾嘉学风——<“皖派”学术与传承>评介》(《学术界》2012年第12期,总175期)一文,指出:“皖派”学术既是特定历史时期徽州地域文化的特殊展示,也是整个清代学术的特色表征与时代风貌的典型体现。该书对“皖派”学术的形成及其内涵、“皖派”学术传播的途径、乾嘉学者对“皖派”学术的传承与发扬,以及“皖派”学术在中国学术史上的地位诸问题,都予以较为完备的解读与阐释,因此该书不仅是一般意义上地域文化的专题研究,而且具有广泛的学术史和思想史的意蕴。

徐士友先生的《清代学风与地域学术的双重变奏》(《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3月20日B05版“书品”专刊,且该文另有海外英文版发表)认为:该书结合古文献学、学术思想史和地域文化传播的综合研究,并贯穿着徽商经济与地域学术、传统文化衍变与时代学术转型的学术传播线索,揭示了徽州学术由“小徽州”到“大徽州”的扩散轨迹,拓展和加深了清代学术和徽学的研究视域。

韩开元先生的《<“皖派”学术与传承>评述》(《古籍新书报》第121期,2012年9月28日首版)一文认为:该书不仅挖掘了中国学术研究领域的专门问题,对“皖派”学术在清学领域的历史贡献和学术地位进行了“窄而深”的探索,而且对徽学研究中的薄弱甚或空白之处——学术思想层面作出了原创性和开拓性的研究,属于拓荒性质的著作。

林存阳先生的《一部彰显“皖派”学术的精品力作——读<“皖派”学术与传承>》(《大学图书情报学刊》2013年第1期,总135期)指出:该书内容既是清代学术研究中的重要,也是当下相关研究的前沿问题,因此该书不仅是一般意义上地域文化的专题研究课题,而且也带有学术思想史和“整理国故”的意味。其内容丰富,注重实证,铺陈议论,新见迭出,充分体现出作者超越前人的构思和用心,而有自己独到的观点和表述,与其前一部大著《戴震考据学研究》一起,自成学术体系——“皖派”学术研究系列。

钱一鸣先生的《清代“安徽精神”的彰显》(《合肥晚报》2012年8月30日30版“发现”专刊)一文评介说:该书所论虽是关于“皖派”学术的个案专题,但关注和解决的问题则立足在中国传统学术嬗变的大背景之下,对“皖派”学术的卓越成就、治学特点和学术定位诸方面都做了贯通性、多层面、问题意识强的新探索,从而将“皖派”学术研究推向新的高度。

台湾“中央研究院”文哲所原所长林庆彰先生发来邮件称:作者在这块艰深枯燥的学术领域孜孜以求,通过戴震和“皖派”的学术研究,在深广度上将徽学与清代学术融合起来加以探讨,有力地推进了清代学术史研究的进程,同时也深化和提升了学术史研究在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理论价值。而该书的创造力和前沿示范作用,对当下推动学术发展、引导学风建设方面也有现实启示意义。林先生还嘱咐弟子认真学习,写出有分量的书评;并与作者通过邮件联系,做了一次名为《学人访谈录》的对话,文字内容近期将刊出。

此外,对于该书及其作者发表意见的还有黄德宽先生、陈祖武先生、安平秋先生、黄爱平先生、吴怀祺先生、周晓光先生、王国良先生等等,他们多有肯定和鼓励,作者自然也会更加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