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明清时期的村规民约与乡村治理》成果简介
来源:暂无 发布时间:2013-11-14 点击次数:

徽学中心卞利教授主持完成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明清时期的村规民约与乡村治理》(项目批准号为:06BZS011),最终成果为专著《明清时期的村规民约与乡村治理——以徽州为中心》。课题组成员有:周少元、李远行、陈瑞、郑小春。结项时间为2013年1月,结项等级为良好。

 

本项目以明清时期最具代表性和典型性且遗存村规民约资料极为丰富的徽州为中心,从“村规”与“民约”两个视角入手,通过对明清时期徽州村规民约的个案考察,全面梳理和系统探讨了包括徽州在内的明清时期村规民约的主要类型、具体内容、基本特点和主要功能,并从国家法与村规民约互动的角度,剖析了国家法和村规民约之间的互补、抵触、冲突与整合关系,并由此深入地揭示了明清时期村规民约与乡村治理的关系。

一、本项目研究的目的和意义

作为乡村社会的一项约定俗成的规则和约定,村规民约对协调乡村社会特定社区或组织中成员之间的物质、精神和文化生活,对乡民或特定组织成员的权利、责任和义务,对乡村社会秩序的维系等,发挥了其他规则或约定所难以起到的作用。

本项目研究的主要目的,在于通过对明清时期村规民约的探索与分析,深入研究明清时代乡村社会的治理模式和机制,以期在更为宽广的视野内来审视村规民约这一最具特色的中国传统乡村社会治理的本土资源,并冀望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厘清村规民约和国家法之间的关系,从而寻求中国传统乡村社会稳定与和谐发展的内在机制和发展规律。开展明清时代不同区域各种不同类型和内容的村规民约的分析与研究,有助于我们更深刻地剖析和认识同一时期全国各地村规民约的推行和开展情况,从中发现地域之间的差异,进而探讨各个不同地域乡村社会的治理模式和稳定秩序实现的方式与途径。

“鉴往而知来,征古而察今”。对明清村规民约和乡村治理进行研究,还具有极为重要的实现实意义,其成果对当下中国的乡村治理、和谐社会构建以及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都具有一定的借鉴和启发意义。

二、本项目研究成果的主要内容和重要观点

本项目最终研究成果由导论和正文两个部分组成,其中正文八章。

首先,成果全面梳理和厘定了村规民约的概念,澄清了学术界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指出:村规民约,也称“乡规民约”,是指在某一特定乡村地域范围内,按照当地的风土民情和社会经济与文化习惯,由一定组织、人群共同商议制定的某一共同地域组织或人群在一定时间内共同遵守的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约束的共同规则或约定。提出了“村规民约是由‘村规’和‘民约’两部分组成”的观点。认为,“村规”是指乡村社会中村民共同制定和遵守的规则,事关全部或绝大部分居住于某一特定区域范围内的村民;而“民约”则是部分村民为某一特定事项而进行的某种约定。针对学术界较为流行的“乡约”即是“乡规民约”简称的错误认识,本成果研究认为,乡约既是一种乡村组织(含教化与治安等类型,但以教化类型的乡约为主),也是一种乡约组织中的负责人,如约正、约副等。作为一种乡村组织,乡约所制定的规条和宣讲内容,只是村规民约的一种,而不是村规民约的全部。

其次,本成果从明清时代特别是明代中叶以后急剧的社会变革与社会转型入手,对明清时期的乡村经济和乡村基层组织进行了阐释,并以此为背景,从不同角度,较为系统地对明清时期的村规民约类型进行了划分,指出:明清时期村规民约在内容上可分为村规、乡例、乡约、宗族族规家法、会社规约和宗族公约等类型;在形式上,明清时期村规民约则可分为告知、禁止性村规民约和劝善类、奖惩类及议事类村规民约等类型;就载体而言,明清时期的村规民约又可分为纸质类、金石类和木质类村规民约以及非文字村规民约等。认为,明清时期各类村规民约往往呈现出综合交叉的特征,如宗族类村规民约和行政或自然村庄的村规民约往往彼此重叠、相互交叉。在明清时期的许多地区,聚族而居是其民众的基本居住形态,一个村落通常就是一个强宗大族的聚居地。因此,聚族而居的宗族所制定的族规家法和宗族公约也是明清村规民约的重要内容之一。而乡村各种会社的广泛存在,部分乡民发起和创建的各种会社及其规约,是民约的重要构成。正是这些不同类型的村规和民约,作为乡村治理的重要内容和手段,发挥着各自不同的作用。成果还以徽州为例,论述了明清时期村规民约的制定和执行的方法与途径。

第三,成果还对明清时期以徽州为中心的村规民约基本特点和主要功能进行了探讨。指出,明清时期的村规民约具有鲜明的地域性、较强的时效性、特殊血缘性性、一定的模糊性和灵活的变通性等基本特点。在乡村治理中,村规民约发挥着规范乡民行为、协调个体与群体关系的功能,周恤与互助功能以及奖励和惩罚的功能。但村规民约的以上这些功能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呈现出多层次和彼此交融的特征,它对维护乡村社会既有社会秩序,维系国家与乡村社会的良性互动关系,进而保持明清乡村社会的稳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第四,成果从各种文书、家谱和相关档案文献等资料中,录出了数量颇丰的各类村规和乡例,特别是经济互动中的村规和乡例,并着重就其在乡村治理中所发挥的作用进行了较为细致的分类剖析。指出,利用村规与乡例,“因俗而治”、“以乡民治乡民”,这是明清统治两代者治理乡村的重要手段和方式。

第五,成果还以徽州为例,对明清时期的乡约、会社规约、族规家法和宗族公约进行了极为详细的分析和研究。认为,国家国法,村有村规,民有合约,在不触犯统治阶级根本利益的条件下,明清时期乡村社会中某些村规和乡例虽时常与国家法律产生抵牾、对立和冲突,但在维护乡村社会秩序和政权稳定的前提下,地方官府一般都采取模糊变通的方式予以整合。村规和乡例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乡民一种约定俗成的村规民约而得到当地统治者的默许与承认。而乡约所倡导的乡约和邻里之间“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礼俗相交”和“患难相恤”等主张,其自我约束、自我管理和道德教化的内容与乡村治理形式,褫去其封建的外衣,至今依然有其不可估量的价值。对广泛存在于明清时期以徽州为中心的乡村社会中的各种会社特别是文会及其规约,在乡村社会的治理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乡绅、退休乡居官吏和乡村社会的宗族等精英阶层在会社的组织建设、规约制定执行、活动开展等诸多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成果还认为,在聚族而居的明清乡村社会中,族规家法作为村规民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对约束族内成员的言行与思想,维护乡村社会中主仆、尊卑、长幼和男女等既定社会秩序与乡村社会的治理等诸多方面,也同样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本研究成果对明清时期以徽州为中心的宗族公约也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研究,指出,在明清聚族而居的乡村社会中,族规家法毕竟是综合性的,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在这种情况下,围绕乡村社会经常出现的种种因人、因地、因事和因物而发生的某些临时性突发事件,往往非相对笼统而综合性的族规家法所能解决。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事制宜地制定内容较为单一的宗族公约,是明清时期包括徽州在内的宗族行使对某人、某事和某物进行调整的重要规范之一。成果认为,宗族公约是族规家法的具体化和实施细则,它对整合乡村社会秩序拥有族规家法所不具备的灵活性与变通性,是乡村社会治理中不可忽略的重要资源之一。

最后,成果还从乡村治理背景下明清村规民约与国家法之间的冲突和整合入手,对明清时期以徽州为中心的村规民约与国家法的互动关系进行理论上的分析与总结。指出,包括明清徽州在内的明清时期的村规民约与国家法之间基本上是和谐与共、互为补充的,但是在利益博弈的场域中,抵牾、对立与冲突也是客观存在和经常发生的。通常,国家法会采取向村规民约让步与妥协、村规民约则会主动邀请国家权力或代表国家权力的地方官府介入的方式,完成村规民约与国家法之间的整合与良性互动,并进而达到维护和稳定乡村社会秩序的最终目的。

“乡村治理是一种复杂的社会政治现象,既有政府的统治,又有村民的自治;既有法定的制度,又有民间的参与”。明清时期,包括徽州在内的乡村社会治理,正是在村规民约与国家法,民间组织、社区精英、乡民与中央和地方官府、官员之间利益的互动与博弈中,以“乡民治乡民”的“德治”和“善治”的方式不断走向深化。

本研究成果以历史学理论与方法为主,综合采用了社会学、政治学、人类学和法学等学科的理论与方法,对明清时期以徽州为中心的各类村规民约进行了跨学科研究,得出了许多创新性的观点和见解,指出:作为一种民间自我管理、自我约束和自我服务的规则和公约,村规民约在某种程度上说更是国家制定法的一种补充和延伸,是乡村治理中“德治”和“善治”的重要内容之一。

三、成果的学术价值和应用价值,以及社会影响和效益

(一)成果的学术价值

本课题研究成果具有重要的学术和理论价值。通过对明清时期村规民约与乡村治理之间内在关系的研究,有助于我们更深刻地揭示明清时期乡村治理的实现途径。它对探索权力不下县的明清时期乡村治理经验和教训,对近代乡村自治运动开展的背景,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学术价值。这一研究成果,还对中国古代社会治理特别是乡村社会治理,提供了重要的参考。

(二)成果的应用价值

 历史是一面镜子,作为一项本土资源,明清时期村规民约是实现中国传统乡村治理的一个重要方法和手段。明清时期村规民约与乡村治理的研究成果,对中国当下开展的村民自治背景下的乡村社会治理,对和谐社会构建以及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具有极为重要的借鉴价值。

(三)成果的社会影响和效益

本成果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和社会效益。本课题研究的阶段性成果,即公开署名发表的十余篇学术论文,不少被相关论著(文)转载和引用,其中项目负责人卞利撰著的《明清徽州村规民约和国家法之间的冲突与整合》论文在《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6年第1期发表后,迅即被《新华文摘》2006年第7期转载4500字,且被引用3次,并荣获安徽省人民政府颁发的2005-2006年安徽省社会科学文学艺术出版奖(社科类)论文三等奖。其他诸如《明清徽州经济活动中的乡例举隅》(原载《安徽大学学报》[哲社版]2007年第1期)等阶段性研究成果,均被相关论著多次引用。《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4月8日还以《我的明清村规民约研究之路》为题,刊发本课题负责人研究村规民约的心得体会。

     本课题成果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和良好的社会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