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成果简介
来源:暂无 发布时间:2013-11-15 点击次数:

马克思主义研究院朱士群教授主持完成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项目批准号为:06BKS027),最终成果为专著《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论述及其中国意义》。课题组成员有:吕梁山、赵妙法、吴家华、蔡翥。结项时间:2013年5月,结项等级:优秀。

 

一、主要内容和建树

对20世纪70年代以来国外马克思主义有关阶级阶层的理论论述进行了比较系统的探讨,对这些理论的社会历史背景和思想来源做了必要的讨论,对分析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进行了重点研究。大约以1968年法国巴黎五月事件为界,由于科技、经济和文化的变迁,西方发达国家的阶级、阶层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和调整。此前的西方马克思主义阶级论述,难以与时俱进,在解释、建构和预见方面表现出更加不适应时代变迁的许多特征。西方马克思主义阶级论述作为马克思之后对西方发达国家社会结构左翼反应,在知识分子群体中仍然保持着一定的影响。

第一章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论述做了简要回顾和分析。实际上,在五月事件时期及其之后,从西方马克思主义论述中找寻有益成分的努力,一直持续着,甚至现在还在持续。这种对阶级主题的关注和努力,在本书第二章中作为“后西方马克思主义”得到体现。而此前遮盖在西方马克思主义主流之下的“分析马克思主义”,则通过“方法创新”,发展了新的阶级论述。他们中有的学者主动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下工作,也有的秉持价值中立的立场,还有的则作为批评者的出现。客观上,他们的论述丰富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论述,也丰富了一般的阶级阶层论述。在本书第三到第七章,将分析马克思主义的贡献作为重点内容,进行较详细的讨论。其中第三章到第六章,分别讨论埃尔斯特、罗默和赖特有关阶级及相关问题的论述,其中对赖特用了两章。第七章对分析马克思主义一些新近的进展做了梳理和概括。第八章讨论了全球化背景下,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对有关阶级主题的论述,这里面也包括依附论者和世界体系论者的一些见解。将这些论述融为一炉,系统梳理,具体分析和讨论,展示其间的发展脉络和逻辑联系,并结合当代中国社会阶级基层结构的变迁,重点研究了分析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是本成果的主要建树和创新。

成果形成了一些理论观点:

第一,阶级理论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占有重要地位,在当代世界和中国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尤其是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与时俱进地坚持、反思、发展和更新这一理论,对于增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解释力,认识和理解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和当代中国社会转型进程及其内部外部条件,以致对于更深刻地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建设及其历史任务,都是一项绕不开的理论课题,必须进一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第二,阶级是一个复杂的理论和实践问题,阶级理论所牵涉到的问题不仅主题众多,关系到诸多学科领域,而且受限甚多,牵涉敏感的利益群体、利益格局和利益调整。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问题的理论探讨和实证分析,在时序上对于当代中国来说,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它对于诸多问题的深入研究,将给我们处理有关阶级阶层的相关理论和实践问题提供有益的参考。

第三,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对科学理解和发展马克思的阶级理论作出了重要贡献,值得我们认真借鉴。西方许多马克思主义者以及受马克思主义影响的左翼学者,在变化了的社会阶级结构面前,在面对盲目“坚持”马克思的阶级论述和完全“放弃”马克思的阶级论述这两种极端观点时,作出了种种修正,发展一些新的论述。在这一领域中,传统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仍然保持着一定的影响力,依附论和世界体系理论在阶级问题的解释方面提出了独特的看法,正统马克思主义没有停止思考,后马克思主义的某些人物也对这些问题作出了自己的反应。而分析马克思主义着力最深,在马克思主义问题域内对阶级阶层理论作出了尤为突出的思想创造。

第四,谈论当代有关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论述,已经无法避开分析马克思主义。分析马克思主义在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文本研究和当代阶级结构的实证研究方面,广泛应用数学分析、定量研究、模型建构、经验研究等手段,在深刻和广度上都大大推进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论述。埃尔斯特应用现代社会科学方法分析了马克思的阶级理论,重新建构的阶级意识理论。针对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剥削的经典表述,罗默提出了不同的剥削概念,用他的经济模型论证了不必经过劳动力买卖同样可以实现剥削。在他看来,现存的社会主义存在着地位剥削和资本主义剥削,而且还存在着“社会主义剥削”。这就是他所说的“社会必要剥削”:一种剥削形式是社会必要的,就是说如果企图消灭它,则将改变制度和激励,从而使被剥削者反而生活得更差而不是更好。按照罗默的理论,社会主义的历史任务只是消灭由所有制差别造成的剥削形式,并不是也并不能消灭所有剥削形式,因而把社会主义设想成一个平等的、无阶级的社会,这是一个空想。赖特接受了罗默的剥削理论,同时也提出了许多修正和补充。他首先是确立剥削的前提性原则,区别剥削关系和非剥削性压迫;其次是阐述组织资产概念和组织资产剥削的概念,并以组织资产剥削作为理论基础来界定“阶级关系中的矛盾地位”;再其次是细化了技术资产剥削概念;最后进一步阐述阶级分析的一般框架理论及当代资本主义社会阶级结构理论,试图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框架内,澄清和重述阶级、阶级结构、阶级构成、资产阶级、工人阶级、中间阶级、小资产阶级等概念,并运用社会学和统计学的方法对当代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结构、阶级矛盾、阶级意识、阶级联盟、阶级妥协等进行实证研究。

第五,进入21世纪以来,分析马克思主义和某些“后马克思主义”流派,在有关阶级意识、阶级概念、阶级分析方法、阶级冲突机制、阶级革命、阶级与剥削、剥削与分配,以及意识形态、文化霸权和思想统治等一系列课题上,做了进一步的论述。应对此做必要的跟踪。

第六,社会结构的变迁和社会实践的发展迫切需要进一步发展完善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共产党宣言》中所描述的两极对立的阶级结构虽曾一度在某些国家形成了趋势,但最终并未被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所完全证实。尤其是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由于新技术和全球化的进程,由于经济结构和就业结构的变化,它的阶级关系出现了新的变化,呈现出新的特征。传统产业工人阶级的衰减、中间阶级的扩张、新社会群体的涌现、阶级的非中心化,以及族群、性别、民族、宗教、文化差异问题的凸显,都是值得高度关注的新变化。相应地,在社会理论层面,阶层分析在很大程度上替代了传统的阶级分析。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者跟踪和深入地触及到这些新变化,我们可以从他们的应对中选择、提炼和汲取思想和概念的养分。

二、研究方法、突出特色和创新取向

成果在方法上,试图以历史唯物主义态度,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本着探求和解决“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尊重国外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论述,并进行必要的批判重建。国外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是适应西方发达国家变化了的社会现实而形成和发展的,它的不少理论观点具有世界眼光,因而含有真理的颗粒;当然它也有许多局限性甚至错误的地方。本课题研究的重点是20世纪60-70年代以来,特别是80年代以来国外马克思主义理论界对阶级问题的新观察、新认识、新理论、新方法、新思路,形成关于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总体轮廓,并力图分析它对资本主义新变化的解释力,作出科学的、客观的评价。课题研究的难点在于,如何评估国外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如何利用它们的成果来解释西方以外的社会现实,如何在实践中和应用上厘清阶级概念与种族、民族、性别、阶层概念的区别,以及如何应用其中可能的合理因素来解释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阶级理论和实践,进而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国内学者早就注意到,阶级在西方马克思主义名下的逐渐退隐,而在分析马克思主义名下的复苏。尽管有阶级分析有种种退隐的迹象,但普兰查斯、密里本德、古尔德纳、布迪厄等人对阶级结构变迁、新阶级、中间阶级的阐述,在很早就被国内有关研究者关注到。研究社会发展和现代化的学者,较早注意到依附论和世界体系论中的阶级论述。有关研究者还敏感地注意到上述研究所涉及的,由于性别、种族、民族文化差异、移民等问题而牵动的阶级和阶层结构变迁。有研究分析马克思主义的学者很早就注意到罗默等人的剥削和阶级理论。国内也有学者开始考虑应用这些论述来思考中国社会结构的变迁。西方在马克思主义背景下有关阶级阶层问题的研究,越来越牵动着中国学者的视线,因为他们的讨论不仅具有西方意义和全球意义,而且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更具有中国意义。

成果的突出特色和创新意识在于,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从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论述中,发掘这些论述的中国意义。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阶级论述的复苏,展示了马克思主义在当代发展的可能性、现实性和活的生命,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思想资源和学术资源。借鉴和吸收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各种流派的阶级理论,有利于我们更科学地解释和解决当前我国社会建设中的社会分化、社会分层、社会结构、社会整合以至社会公正等一系列问题。

三、学术价值和应用价值

    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部分地解释了复杂发达资本主义工业社会的阶级结构和变迁趋势,这些解释对于我国构建和谐社会具有预见性的启示,理论上的借鉴可以增强马克思主义理论对于现实的解释力。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往往包含对马克思经典文本的诠释,科学地利用这些诠释有助于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提出了一些新见解,比如关于社会必要剥削、新中间阶级的论述,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剥削问题和阶级划分,关于阶级妥协的讨论等等,这些见解可以启发我们正确处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阶级和阶层问题,进而促进社会和谐和社会整合。当代中国社会结构包括阶级阶层结构的分化和整合仍然处在变迁之中,国外马克思主义阶级论述从某种意义上,既预示了当代中国社会阶级阶层结构的现实变迁,同时也在理论上提供了诸多工具和方法。运用好他们的论述,对于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的与时俱进和理论引领,都是有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