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社科规划项目《安徽道教世俗化研究》成果简介
来源:暂无 发布时间:2014-08-07 点击次数:

一、研究成果的主要内容、重要观点和对策建议

1、主要内容

本课题以宗教社会学研究的热点“世俗化”概念为切入点,分析安徽道教与各种社会要素的关联性问题,指出安徽道教兼具神圣性与社会性的特征。与西方世界认为世俗化是现代社会“祛魅”过程的观点不同,中国传统宗教的世俗化并不是指其脱离神圣性的过程,而是指它一直构成为人们生活的内容,并依附于世俗力量以获得支持。研究安徽道教的世俗化,即是探讨安徽道教如何嵌入到社会运行秩序中,考察安徽道教如何与人们的日常生活互为影响的过程。

课题成果主要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以安徽道教形成和发展为主线,分析安徽道教在发展过程中的世俗化体现,这部分内容由课题成果的第一章、第二章、第四章组成;第二部分对安徽历代道教人物做出整理,分析他们修道的思想和行为中所体现的世俗性特征,这部分主要分析了陈抟、杜道坚、陈撄宁的社会思想及对安徽道教世俗化的贡献,这部分内容主要在第三章做出详细陈述。内容具体为:

第一、涡淮道家文化是安徽道教思想的源头。涡淮道家文化以老庄哲思为代表,以水文化为核心。至坚至柔之水影响了老庄思想的形成和后来道教义理的发展。涡淮道家文化所处的淮河流域是中国南北文化汇集之地,促生当地多元开放文化品格的形成。其中,吴楚文化是生成涡淮道家文化的关键。老子和庄子是涡淮道家文化的代表人物,二人的社会思想是安徽道教处理宗教与世俗社会关系的理论依据。

第二、安徽道教的产生与发展。安徽道教形成于张角兄弟向徐州、扬州等八州推广太平道之后。在安徽道教产生之前,就已经有了与道教相关的神灵传说,并构成为安徽道教形成的另一源头。黄山、天柱山、金庭山都是著名的道教洞天福地,以其美好的生态结构成为黄帝、容成子、浮邱、匡续、王子乔等仙的修真之所。洞天福地是沟通世俗与神灵的圣地,其存在增加了人与仙接触的机会,也使得底层民众有了仙缘的可能,这种求仙的平等性和平民性为道教获得了更多的支持。与安徽道教有关的神仙人物还有赤松子、宁封子、涓子、主柱、陆通、范蠡、陶安公等。

第三、安徽道教沿革与整个中国道教的发展路径一致。汉时安徽道教记载不多,但六安、阜阳、淮南、枞阳、庐江、黄山、石台等地均有关于道教人物的活动。据称淮南地区道教传入最早,西汉景帝时期就有茅山道教创始人茅氏兄弟三人到八公山幽居修炼,最终成仙得道,印证了自然环境和修炼成仙之间的关联,也为淮南茅仙洞道教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基础。另外,左慈、魏伯阳、窦子明都是当时著名道教人物。安徽虽是道家文化的发源地,但安徽道教的形成和传播尚有一个外力推动的过程,是在外来文化的影响下加以本地道家文化的涵养共同作用的结果,而民众的加入是促进安徽道教发展的根本力量。

三国时期,安徽产生了道教俗神的祭祀,以纪念芜湖侯徐盛的城隍祠有关于中国城隍庙的最早记载,说明安徽道教在民间化和世俗化中开了先河。两晋以后,随着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南移,安徽开始出现明确见于记载的道观,各地关公、土地神、城隍的信仰逐渐扩大。统观全省地方志书,自三国至清末的道教大小宫观祠庙以几万数,以唐、宋时期兴建居多。元代,创立于北方全真教传入皖北,为盛行天师道的安徽增添了新内容,并奠定了全真和正一两大道派为主的格局。明以后,汉族传统道教受到尊崇,安徽境内新建了成百上千的宫观。清代统治者崇信佛教,安徽道教日渐衰微,但仍广泛渗透于各种民间信仰中。

第四、清代皖志中的道教人物。安徽系统的地方志资源为课题提供了有价值的史料,尤其在“隐逸”、“仙释”类列举了大量安徽道教人物。在安徽道教史上,杜道坚、陈抟、陈撄宁是最重要的道教人物。“道门高隐”陈抟是安徽亳州人,生活于五代宋初,素有“济物利人之志”,关心时事,并通过统治者与底层民众的支持拓展其影响力。元朝杜道坚,安徽当涂人,有大量解老作品,宣扬道家无为而治的原旨。他对安徽道教世俗化的贡献在于与统治者的合作,并以儒解老,赋予老学以伦理的意涵。陈撄宁,安徽怀宁县人,是近代著名的道教学者,建立了独具特色的仙学思想体系,并穷一生之力为建立和完善中国道教组织而奔走。

第五、近代以来的安徽道教世俗化。19世纪中叶外源性力量的侵入是中国急剧社会转型的直接促生因素,并极大压缩了道教生长的空间。在不利的社会历史语境中,道教对社会变迁的回应力度并不够,并在20世纪上半叶进入历史的最衰期。新中国成立之后,安徽道教与全国道教一样,其生存方式随国家权力关注焦点的变化而波动,准确地诠释了中国宗教世俗化的特征:宗教是社会的产物,紧紧依附于现实社会的变化,社会需求牵引着宗教的发展方向,没有社会的认同与支持,宗教无法生存。建国初期,政府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对道教活动持肯定的态度。在国家统一、政权稳定的背景下,安徽省道教组织和道教活动得到有序的发展。

第六、新时期的安徽道教。安徽省道教在自身教团组织和宫观建设、传统教义和仪式的研究与创新、人才的教育培养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其世俗化主要体现为:积极宣传道教教义和道教文化,举办数目众多的道教文化节、斋醮法会及学术研讨会,参与社会慈善事业和宗教服务等,这些活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和正面评价。齐云山道教和亳州天静宫是安徽省道教的代表性个案,二者的变迁均说明了安徽省道教世俗化的基本脉络。

2、重要观点

第一、任何国家在现代化过程中,都必须要保有自己核心的文化传统。宗教作为文化的重要组成,值得人们去比较和选择,从而留下更优质的内容,并培育和保障其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

第二、安徽道教在长期的发展中,自身逐步形成了一种与不同社会形态相适应的的机制,不断根据时代发展的需要调整自己的教义和教制,并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影响着地域文化的变迁和社会建设的内涵。

第三、探讨当代中国宗教世俗化问题的本质并不是对神圣彼岸世界的价值诉求,而是以人文关怀为中心继续发挥其在世俗社会中的各种功能。

第四、宗教与政治秩序、社会流动、家庭结构之间紧密相关。宗教可以被放在权力分配的框架内加以分析,也是衡量社会分层的具有一定社会意义的标尺,更具有家庭成员之间易于传播的特点。

第五、与盛期相比,道教处于社会边缘的位置。但是,现代社会也正在给予道教很多的发展机会。世界性宗教的汇入、人们健身养生的诉求、道教的文化和道德功能等,均为道教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3、对策建议

第一、在解决商品经济流行与宗教文化建设之间的矛盾上,以齐云山道教为例,解读安徽道教在现代化进程中的社会行动模式。齐云山道教必须形成富有特色的行动方式、充分发挥“济世度人”的社会责任、加强自身的素质建设、保持与世俗社会之间的张力,才能够成为被社会整体认同的价值共同体。

第二、目前,安徽道教对中国社会建设主题的迎合是安徽道教世俗化的一项重要内容。社会建设时期的安徽道教,其世俗化体现为以对社会主义社会的适应为根本方向,积极参加到社会建设中去,为提高人们的物质和精神文化生活水平贡献一己之力,并使得广大道教信徒享有相应的权力和利益。在具体操作层面上,要做到:加强在道德建设上的引导功能;增强在社会服务建设上的主体作用;促进在宗教文化建设上的社会贡献;发挥在新农村建设中的积极影响。

二、研究成果的学术价值和实践意义

本课题尝试结合历史文献与社会调查来展开中国宗教世俗化的个案研究,对安徽道教变迁做出系统、深入的探讨,这有利于拓宽中国宗教的研究空间,而从社会学的视角发掘安徽道教与社会变迁互生共变的关系,是进行跨学科研究的很好选择。目前,我国地方宗教文化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并且大多地方宗教研究或专注于历史的研究,或强调宗教现实生态的调查,很少将二者结合起来,本课题是对地方宗教文化进行历史与现实研究的尝试,并且通过历史与现实的考察,得出相关结论,以为安徽地方文化建设提供有价值意见。

 

 

 

 

 

 

 

 

项目批准号:AHSKF07-08D14

项目名称:安徽道教世俗化研究

最终成果名称:入世与传承:安徽道教世俗化研究

课题组主要成员:夏当英  李霞  陆建华  姚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