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社科规划项目《桐城派与安徽清代书院研究》成果简介
来源:暂无 发布时间:2014-08-07 点击次数:

     本课题项目名称:桐城派与安徽清代书院研究;批准号:AHSK07—08D53。最终成果名称:《桐城派与清代安徽书院研究》(论文集)。

本课题在课题组成员的共同努力下,最终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论文六篇,其中1篇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所列期刊《安徽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上。此外,还撰写了《刘大櫆对清代徽州教育的贡献及影响》、《方宗诚书院教育述略》等论文,相关刊物正在审阅,等待刊发。同时,搜集整理了4万字的《桐城派名家论书院》资料,这些珍贵文献资料,必将为学术界开展相关研究工作提供极大方便。

下面将项目主要成果予以介绍:

《方宗诚的文学教育与近代桐城派传播》,方宗诚是桐城派后期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在其书院教育活动中,文学教育成为其教育实践的重要内容之一。在文学教育过程中,通过选编、节录、评点等方式,编纂新的文学选本作为教材。注重掌握文法,强调在读文与作文中,重视突出文章主题和篇章结构。重视诗歌对生徒性情养成的重要作用。方宗诚的文学思想在文学本体论、文章功能与分类、文章风格及桐城派文学发展上既有承续也有创新,丰富了桐城派的文论思想。通过整理乡邦文献,保存大量先贤诗文。方宗诚早年私塾授徒,中年游幕时讲席三地书院,为官枣强期间又曾创建讲舍与书院。可以说教育实践是他人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古文教学则是教育实践的内容之一,古文教学的内容、特点也集中反映了方宗诚的文学思想。通过文学教育,培养出一批桐城派作家,扩大了桐城派的影响力。本文从方宗诚的文学教育实践与文学创作主张出发,探讨其文学思想,从而进一步探析其对后期桐城派发展的影响与作用。

《敬敷书院与皖江文化遗产开发利用的思考》,本文认为敬敷书院是有清一代安徽省规模最大、延续时间最长的一所官办书院,又是国立安徽大学的前身。从1652年创建到1901年停办改制,在其延续的几与清朝国运相始终的250年时间里,曾三迁其址、三易其名。敬敷书院是安徽传统教育的典型代表,是开近代安徽高等教育先河之地。桐城派名家中,尤其是姚鼐讲席敬敷,对书院发展起到重要作用。有了文化和人才的基础,桐城派亦更有张力地继续向四周及文化发达地区传播、辐射,既推动了清代文学的繁荣,也将清代学术及文化通过人文精神凝聚和传承下来。本文从皖江文化遗产开发的角度,重新审视敬敷书院的文化价值、精神价值、保护价值,为敬敷书院三处遗存及主体建筑的保护、利用与开发,提出具体意见,可为皖江地区发展文化产业和旅游事业,提供参考。

《姚鼐主讲安徽书院述略》,本文从桐城文派创立发展史、姚鼐人生经历角度出发,全面总结姚鼐主讲安徽书院的重要成就。姚鼐先后主讲江苏、安徽两地四所书院四十年之久,其中讲席安庆敬敷书院和歙县紫阳约十五年,这是他个人文论思想逐渐成熟的主要阶段,是他教育生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桐城文派的由创立进入发展的关键时期,因此,探讨这一时期姚鼐的书院教育情况,有助于全面了解姚鼐的教育思想,剖析姚鼐的文论主张和创作成就。文中梳理文派发展时间节点,认为从1777年到1779年,姚鼐完成文派创立任务,树立旗帜,明确文统,但在汉学昌盛之际,文派还是举步维艰。此后,姚鼐主讲安庆敬敷书院八年时间,编纂时文文选,适应并满足书院教学需要。这一时期,培养许多弟子,结交当时名流,这些人后来都成为在各地传授古文法的代表,如姚莹、许鲤跃、鲁九皋等。姚鼐主讲敬敷书院后,文派已经在江苏、江西等地传播,这为钟山书院更大的发展奠定基础,也为桐城派的流衍传播,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本文在学术层面,重视对姚鼐主讲书院的背景考察,强调从历史时空中审视姚鼐主讲安徽书院的意义与作用。

方东树主讲安徽书院的实践与影响》,方东树是桐城派中期重要代表作家,是桐城派集大成者姚鼐的嫡传弟子,为桐城派文学理论的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并在文学创作实践上颇有建树,取得了重要成就。长期以来,学术界对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学术思想、文学理论与实践等方面。综观方东树的人生轨迹,可以发现他在书院教育等方面,成绩卓著,影响很大;这也体现了桐城派作家致力于教育事业和人才培养的重要特征。方东树曾出掌多地有影响的书院,其中在安徽主讲的书院就有四座,分别是庐州庐阳书院、亳州柳湖书院、宿松松滋书院、祁门东山书院。晚年家居十年,又培养出众多弟子,使得桐城文脉得以延续,为地方文化教育的发展和桐城派影响力的扩大,贡献智慧和精力。本文通过对方东树诗文集、地方史志及桐城派其他名家文集等文献的解读,梳理方东树主讲四座安徽书院及培养生徒的具体情况,探讨其在教育上的成就,揭示其在传播桐城派文学理论和扩大桐城派影响等方面所起的重要作用。晚年回到家乡,仍然笔耕施教,惠及桑梓,延续桐城文脉。受时代变迁和文派学术转向影响,方东树重视实学,对当时社学争利、书院弊端多有批评,注重培养学生的学习方法,强调关注现实和民生。许多生徒在他的教育和影响下,继承桐城派文统,弘扬桐城派文学创作理论,为咸丰、光绪年间桐城派振兴,作出了积极贡献。

《安徽书院与桐城派的学术传承及影响》,桐城派在二百余年传衍发展过程中,书院讲学起到了基因性塑造作用,而徽州紫阳书院、问政书院和安庆敬敷书院等,则是桐城派在安徽从事书院教育的主要基地。两地人才的培养、文风的培育、相互间文化交流的增多,与刘大櫆、姚鼐等多年主讲这几座书院有密切关系。刘大櫆在徽州讲学经历,促进桐城、徽州两大区域文化的交流。方东树在清代中期在安徽四个府县级书院讲学,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在祁门东山书院度过,其个人是桐城派作家人生经历的典型反映之一,也是彰显书院与文派关系的重要例证。对此进行系统梳理和深入研究,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桐城派的传承规律和清代安徽书院教育的基本风貌。

《姚永朴史学方法再探析》,姚永朴在民国初年参与编修清史,在北京、安徽等地从事文史课程的教学,后其门人整理形成《史学研究法》一书。在新旧时代交替,政局变换,学制更新的社会背景之下,姚永朴史学实践与史学著作相结合,其在方法论上将刘知几的“史学三长”同姚鼐的“义理、文章、考据”相结合,在具体方法上,一方面继承中国传统史学考史、论史、重视史料的特点。另一方面在构建研究方法写作体系,部分结论的推导过程上也借鉴了归纳、比较和综合等逻辑思维方法。在编修清史上,对传统正史编写组织形式、体例变动、编修步骤这些问题也都有自己的认识与观点。在历史教科书的编纂上,在形式、内容和方法上也多有创新。本文在史料运用上,使用省图书馆珍藏姚永朴为安徽高等学堂所编课本。在研究视野上,将近代初期教育与传统书院教育相结合,为探析两者关系提供例证式研究成果,也丰富了桐城派名家近代教育思想、内容研究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