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爱智哲学论坛第八期探讨朱子学研究的问题与方法
来源:暂无 发布时间:2016-06-20 点击次数:

本网讯(学生记者   杨嘉辉)617日晚七点,爱智哲学论坛第八期在我校磬苑校区人文楼B102多功能厅举行。主讲人哲学系刘笑非副教授、张锦波博士分别就朱子学的问题与方法做了主题发言。会议由汪聂才博士主持。

刘笑非发言的主题为“朱子诠释《论语》之‘礼’的逻辑结构”,她以“礼的本体论依据与人契合的关系”讲起,依据《论语》和《论语章句集注》等文本阐述了朱子学中“礼”与其他概念的关系。在她看来,“礼之和”的概念可以用自然、好、从容不迫、安乐等字词来理解,但是“和”既强调礼与人的关系,即自然好礼,又形容践行时的情绪状态,即从容不迫。“礼”与“和”、“礼”与“严”、“严”与“和”、“礼”与“敬”等都是相关性的概念范畴。“礼”作为规则,具有“严”的特性,此时“严”是“礼”的“体”,“和”作为“礼”的“用”,此时为“用”的“和”主要是指践行时的状态;而“礼主于敬”,所以朱子也非常强调“主敬”的功夫。

刘笑非强调,礼的具体表现在于“节文”和“仪则”,可以理解为各种规制和体统。既然有了“节文”和“仪则”的“礼”,就当“执礼”,即礼具有实践性,不仅要遵守“礼”,对作为具体制度的“礼”还可以“加以损益”,不过整体的礼制不能改动,零碎的规制可以修改。

刘笑非从“博文约礼”、“克己复礼”和“主敬”三方面阐述了朱子学的功夫论。其中重点讲解了“克己复礼”。“礼”到“理”再到“仁”是克己复礼的前提。而“克己复礼”中的“礼”之本,代表恭敬、让、忠信等人内在的道德性和真实的情感。只有克服自我私欲,方可达到此间境界。她还提到,“克己”与“复礼”在朱子学那里,从不同的角度看,既是一个功夫,也是两个功夫。

张锦波发言的主题为“气质以言性:朱熹‘气质之性’概念的哲学分析”,他以“朱熹使用‘气质之性’,想表达些什么”这个问题开场,并分别从“性”和“气质”的角度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从“性”角度来看,说“性”即“理”,是说“性”需要放在“理”的层面进行思考;说“性”不是“理”,是说“性”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理”,而是“生”之“理”,“性”必须落实于具体事物之上来说。具体说来,在作为理学基本概念的“性”那里,始终有着两方面的诠释张力。一方面,“性”与“理”有着重叠的意项、内涵,从而“性”也突破了原先“生”之本义的藩篱,彰显出理学意义的形上特征。另一方面,“生”在自身理学化的同时仍然规定着“性”在意义表达、理论构建等方面的发展方向。“性”与“理”在意义有重叠的同时也保持着自身的独立性。

从“气质”的角度来看,“气质”不同于“气”或者“气禀”,也不同于我们日常说的“形象气质”,它是指“气”通过特定的组合方式或运动方式而形成的具有相对稳定状态的“气”或“气”的集合。而以“气质”而言,“性”的用意在于两方面。一方面,“气质”能够表达“性”的内涵,尤其是“生”的内涵,包括人在内的具体事物。这意味着“性”必须落实于人和物之中,而非形上的、抽象的实体或本体。另一方面,“气质”深化了“性”的哲学意蕴,并且拓展了这一问题的研究领域。“气质”将人、物等具体事物在“气”的语境下或在更高层次上加以提升,人、物之别在此消融。如此有利于“性”的哲学探讨,也展现出理学家“万物一体”“万物一理”的理论品格和实践情怀。

点评专家解光宇教授对发言作了精彩点评。他分别对二位主讲人研究的方法加以肯定,认为“图说”与逻辑推演在哲学研究中是非常重要的,并结合古代之“礼”在中国与韩国的的实践状况做了介绍。进而,他对两位主讲人的研究话题提出了建议。出席会议的多位老师与同学就论坛主题与发言内容展开了热烈讨论,涉及到“礼”的先验性问题、儒家与道家的关系、礼之自然与康德的意志自律的比较等。论坛讨论热烈,展现了我校浓厚的人文学术氛围和哲学底蕴。